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东倒西歪走路(2)  

2017-06-10 18:05:54|  分类: 关于古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在1976年临近春节时回家过年的,顺便也想找个好一点的医院治治我的那条H型腿。

1976年是轰轰烈烈的十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经历的最后一年,各家医院都还是造反派掌权赤脚医生当道,找了很多关系开了许多后门还是处处碰壁毫无进展。有一天顺道到了通桥老乡家,通桥老乡和我一起在杭州时我经常到他家玩,很熟。这次他在宁夏没回来,我去拜访他的父母。通桥老乡的父亲听到我的声音,从房间里出来,关切的问:“听说你工伤了,恢复的怎样”?

在我的记忆中,通桥老乡父亲是个很严肃的老人家,平时不怎么与我们交谈的,这次那么主动,有点出乎意料,我将我的历险记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他又主动的问我需要在杭州继续治疗吗?我又把这几天到处碰壁的经历告诉了他。他略一思考跟我说:“好的医生倒有一个,就住在街对面,不远。是我舅佬的同事,要不我们现在就过去……”

我有点喜出望外,得来全不费工夫!赶忙应承,我病历资料是随身携带的,马上就可以去。

临出门时,通桥老乡的父亲似乎想起来什么事,思考了一会返身进屋拿了一盆造型很漂亮的壁挂牵牛花。通桥老乡的爸爸酷爱园艺,就是在挨批斗被罚挖防空洞的那些日子,一回到家里,第一件事还是摆弄他的那些花草,听说游斗时造反派给他挂在脖子上的都是些国外花卉资料,所谓的里通外国罪证。

一路上,通桥老乡的爸爸与我说,要去找的这位医生叫李天助,是浙医二院的骨科权威。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打倒被揪出来了,打扫了几年厕所,现在刚落实政策解放出来。给了个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的头衔,没啥实权只是给造反派做陪衬。

确实很近,过了街的一个大墙门里就是。看来他们俩家经常来往,一点没什么客套。通桥老乡的爸爸把花交给他们,交代了养护注意事项,就把我推到李医师跟前介绍说:这是我儿子的朋友,我儿子三个最要好的朋友,两个去了煤矿,都被砸断腿了。

“我早年到煤矿去过,见到过煤矿工人的艰辛,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样啊……”,李医师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我递给他的四矿医院拍的那张X光正位片,拉过沙发边的落地台灯仔细看起来。“这是骨质线,股骨头有点骨折……”,我讲述了我的治疗经过,递给他看当地医院的诊断证明,怯生生问他:“医院水平很差吧”。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诊断没有错,囊内骨折,然后重复的说:太粗心了,太粗心了。他告诉我,股骨头附近有许多肌肉附着点,伸直位股骨头会受到牵拉,原来对位还好的骨折也被拉开了。“我们对这部位骨折的处理一般采取手术内固定,屈曲位以待骨折痊愈后再行关节恢复锻炼”。然后似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要拍张片看看现在的状况”。

李医师又问我,其它地方还有伤吗。我初中时玩跳箱把脚崴了,以后踝关节就变形了,路走多了脚底会疼。李医师检查后说,这不是这次工伤引起的吧,我忙说是读书时脚崴了。李医师摇摇头说,也不是,这可能是先天的。最好也要拍张片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