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网易考拉推荐

佑圣观老邻居  

2017-09-19 16:40:07|  分类: 杭城老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是1953年搬到佑圣观路那幢座落在佑圣观路和水亭址拐角上的砖混结构的房子里的。那时父亲在三益里口子上一家纸行上班,就近租了间公房安置我们一家。算来那时父亲三十来岁,戴着地主分子的帽子,一个人挣钱养活我们一大家,也就只能租租这样的房间了。

房子原先不是住家的,二楼窗口下写着什么什么有限公司的白底黑字,这几个大字一直到了拆这所房子时还在。前面的几个字忘了,前几天农祥告诉过我,又忘了。邻居们把在这房子住的人叫做公司里的。

房子的两边,都是杭州临街典型的木结构板壁一楼一底排门房子,整整齐齐的排成一排。估计公司原来也是排门房子,拆了改建的,因此它的门牌号码有5个,从佑圣观路110号到114号。由于正好处于拐弯角,房子呈扇形,我家租住底楼临街一个不成四方的房间。

公司门口的人行道上水门汀比较齐整,是女孩子们游戏造房子时的首选。

两边的排门房,左边一直接到佑圣观,有三五间门面,最边上的是王老板的烧饼店,再过去还有个卖糖果的小店,小店奶奶是个小脚,儿子浙大毕业后留校当助教,挂一块红底白字的校牌。

右边的比较长,整体略呈弧形,一直接到省政府对出来的王炳记营造社,阿猛家就住在这排房子的中间。阿猛家堂前案桌上有座台钟,钟面是罗马数字的,有时候妈妈会叫我去看看几点了,我那时五六岁,能看懂这钟属于一种骄傲。

阿猛的爸爸管理着一个阅报栏,阅报栏在省政府食堂的外墙上,就是简单的拉几根线绳,每天报纸一到阿猛爸爸就把它挂起来,晚上收回去整理的齐齐整整。日复一日勤勤恳恳,记得报纸上曾经报道过他。

王炳记营造社是国培祖上的家产,门口有块泥地,这是男孩们吃铜板拍洋片打弹子的好地方,每天都有人。夏天傍晚,王奶奶早早的把竹榻搬到门前的道地上,用井水淋凉了,路灯亮起,那是个乘风凉的闹市。

国培家过去就是农祥家的墙门,他们家的房子也是私产。农祥家与我家是远亲,每当说起他们家的房子,妈妈总会埋怨父亲:当时有钱时怎么不想着买栋房子,害的现在住的那么差还要月月交房租。吕先生听了会叹苦经:房子老了,这点房租根本抵不过维修费用,还是当初充公没收了,现在不用愁维修了。

紧挨农祥家是十间头,像是省政府的机关宿舍,听说昭武手里驻过日本佬的一个特务机关。里面的承森和阿熏哥俩以及景高都是玩伴。阿熏与我同年,承森和景高都比我大。承森景高我三人都去了宁夏,景高与我还是一个青年队的。

再过去有个棕棚店一个汽车修理铺和后来成了国光衡器厂的王炳记的栈房,再过去就是斯宏家。斯宏与我小学同班,天天与我们打成一块,斯宏家再过去就是另一个朋友圈了,那里应该属于三益里的势力范围了。

附记:

1、    阿猛告诉我,从小店开始到斯宏家,是三益里居民区第一小组范围。

2、    农祥告诉我那墙上写的是诚和有限公司。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