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网易考拉推荐

打眼工与装药工(二)  

2018-07-16 11:31:51|  分类: 矿山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乃琨一进入煤矿干的就是打眼工,一直到调离煤矿没换过工种,是个老打眼工。

郁仁干了几年装药工就改行到采煤二区当了井下电工。恢复高考后考入矿务局“7.21”大学,成了大学生。

郁仁后来调回了杭州,在杭州退休。前几年,老两口到了广东,与在广东安家立业的女儿一家一起生活。

乃琨的爱人是上海人,调离石炭井后直接到了上海。那个时候大家都忙于生计,彼此来往较少,于是渐渐的与乃琨失去了联系。

今年开春,郁仁回到杭州短住。他从南方来,带着红豆归,找到我们,提议发起曾在四矿弟兄们聚一聚。

当年的采煤工现在有了微信群,消息一传出一呼百应,大家千方百计各显神通设法通知尚未入群的朋友。

有人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了乃琨的座机号码,试着拨打,竟然通了!

后来才知道这个号码乃琨早就废弃不用了,因为恋旧没去注销。正巧,那天他回老屋拿东西,听到电话铃响,随手一接喜出望外,失联了四十年的关系就这么接上了。

乃琨立马被拉进了四矿兄弟微信群,见到了那么多生死与共的朋友,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他回忆道:

“郁仁我们可是经历过生死关头的人,还记得否有一次上中班,我在下部打眼,你在上部装炮药,突然间在我们中间冒顶了,铁柱子推倒了一大片,碎石块和煤块将我埋了半身,吓得我全身都软了,我想今天完了小命要丢在这里了。好在后来冒顶没有继续,我慢慢地把脚抽出来迅速的向下奔去。刚滑到下口,一想你在上面不知道是否埋进去了,又返回到距冒顶不远处大声叫你,叫了很多声没有回音上面也没有灯光我想你肯定是埋进去了。这时发觉矿灯光开始发黄,矿灯电已不足,我赶快从人行上山到了工作面上口再往下跑到冒顶处,不见你人影,叫你也没回音。

这么大的一大堆石头我是不可能搬动的。我只好哭着爬到工作面上口打电话到调度室说明情况。回到地面,在井口风门处看到你摊在地上一脸惊恐还未消退,此时才放心。

往事如烟云,多少事都淡忘了,但这些刻骨铭心的事,不管封存了多久总是难以忘却的。见到了你和四礦兄弟触动封存已久的往事。

我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这么惊心动魄的事郁仁怎么可能忘了!马上,就有了回帖:

“乃焜那次事故是我人生中遇到的最危险的事情,永世难忘。你在前面打眼,我在后面装药。实然听到顶板有掉碴声,我条件反射地向后退了一大步,顶板随着就下来了。我的背被柱子卡住,下半身被塌方的石块压住了,无法动弹。顶板还在响,好在老天有眼,冒顶下来的是鸡屎岩,都是碎石。我慢慢地脱掉棉背心离开险处,在工作面回风口坐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这时你也通过其他巷道跑了过来,我真想抱着你痛哭一场”。

经他俩那么一提,大家似乎都记起来了此事,这是发生在大小工作面上的事!

那时我们间流传着这么一句杭州话:“没爹儿子天保佑”。我们中有多少人都是这样从鬼门关边上闯过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