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朱的字纸篓

小时候要我们敬惜字纸,现在无纸化了,便弄个博客充当字纸篓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人民公社社员,徘徊十年的下岗人员,终于拿到了养老金,每天为延长养老金享受日期而奋斗着。

甜酒酿  

2018-08-01 16:40:47|  分类: 杭城老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时街头小吃中的甜酒酿一直延续至今。

早先,甜酒酿也是沿街叫卖的,卖甜酒酿的小贩挑一对箩筐,箩筐上放一只竹匾。箩筐里装着甜酒酿,一种用特制的甜酒酿钵头酿制的甜酒酿。竹匾上面也是甜酒酿,盖一块裁成四方的小玻璃做幌子,可以看得见玻璃下钵头里的甜酒酿,走一路喊一路:“小钵头甜酒酿……”

红卫兵革命小将认为甜酒酿纯粹是一种浪费粮食的做为,破四旧后,卖甜酒酿的小贩也就不见了。

做甜酒酿不难,许多家庭都会自己做来品尝,我外婆连做甜酒酿的酒药都会自制。这个手艺现已失传,我只记得要用南瓜花,外婆会依据想吃甜味重点还是酒味重点来调节酒药的配方。

我重新回到江南时,卖甜酒酿的小贩又出现了,不过不是挑担的而是骑个自行车。传统的甜酒酿钵头也不用了,代之以比它更轻更容易携带的搪瓷钵头。我们那个宿舍区有几个铁粉,他隔个星期会来叫卖一次。他的家在塘栖,离我们四五十里地,来一趟也不容易。

等我离开小镇回杭州前,那个小贩升级了,不知哪儿弄来一辆旧摩托,酒酿还是那个味。

酒酿超市里也有卖,但是超市里买来的是工厂化加工的产品。为了便于储存和运输,要经过灭活工序处理,所以吃起来似乎香味会欠缺一点,不过瘾。同样,超市菜场买那些包装好的霉苋菜梗臭豆腐等也都经过灭活处理的,同样会感到少了原有的味道。

今年过年,在骆家庄菜场发现有现做的甜酒酿,买来一尝,不错!几天后在电视上看到对这家摊头的介绍,这是个大学毕业生,就业不理想,回来帮妈妈打造甜酒酿摊,做出了名堂。

小区马路对面新开了个菜市场,刚开张,铺面大都还空着,为了吸引顾客在搞促销。有个卖小钵头甜酒酿的摊头,一模一样的甜酒酿钵头,上面也盖着一小方玻璃,玻璃上薄薄的一层结露,与记忆中的一样!价格有点贵,这正宗的甜酒酿钵头久违了,忍不住还是买了一罐。等我付完钱,摊主用一次性打包盒将甜酒酿倒进里面:“钵头是不卖的,卖一个少一个”。我突然觉得自己成了贪猫食盆买猫、贪驴搭背买驴故事里的主角,自觉好笑。

父亲单位夏天发冷饮券,父亲从不吃冷饮,他似乎除了酒什么都不感兴趣,全给了我们享用。那时候酒的供应很紧张,父亲经常面临断顿,听说上仓桥有个冷饮店可以用冷饮券换甜酒酿,我们就去换来,汤给父亲过酒瘾,渣渣我们兄妹几个分着吃。

父亲过世后母亲一人过着空巢的日子,她心有灵犀似的估摸着我要来看她时,遇到卖甜酒酿的就会买两钵头甜酒酿放在菜厨里等我,这做法一直到我下岗她失智,我回杭州来陪护她时才结束。有时候日子没算准,甜酒酿在菜厨里放置多日过了头,我也只能在她面前装出很好吃的样子来。

小老外很小的时候,我们经常在浙工大食堂用餐,有一次点了个蜜汁红枣,冰镇的,上面点缀着一小撮甜酒酿。我骗小老外说这是奇怪的饭饭让他尝尝,他吃了几次后便没了兴趣。不过知道了老老外喜欢吃甜酒酿,以后每次到超市总要提醒妈妈给外公买盒甜酒酿。

这个特供待遇随着他上小学不知不觉就取消了。有时候看他上超市回来忍不住问一声,买了甜酒酿了没有,得到的只是白眼。

不知为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